今天是:2021年10月17日
行业动态行业动态

奥运会等公共场所突发公共事件及其救援原则

   来源:中国医学救援协会     发布时间:2014-06-30     分享:

奥运会等公共场所突发公共事件及其救援原则

1)重大活动时意外事件的特点

(1)       对举办超大型人群密集活动的主管部门的要求

认识包括奥运会在内的重大群体性活动的意外突发事件,复习国内外的文献资料、实地考察研讨,尤其是我国在此方面的经验与教训,是十分重要而且是必要的。它可以为我们制定科学的、切实可行的预案和可操作性的实施方案。应该说,与地质灾害、气象灾害等领域的灾害预防、对策,医疗卫生领域在这方面是相当薄弱的,国内对此的文献廖廖无几,研讨也是冷冷清清。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超大的、开放的、国际化的发展是异乎寻常的迅速,城市属性,决定了城市安全的需求肯定有很多方面是现状或稍加改变的(非突破传统、本质的改变是无济于事的)、现状无法满足的。这既是不容回避的现实,也是无须指责当局的怨尤,任何一个国家、城市在发展中都会遇到的问题。关键是主管部门、承载机构要正视这个现实,积极组织多方力量,按照科学规律与决策,实实在在地解决这个问题。到目前为止,首都城市紧急救援科技工程研究这样一个与首都的安全、与奥运关系密切的课题,居然难寻踪迹,不用科学决策指导、解决问题,而是用“闭门造车”或“低水平的重复”,只能是原地踏步。

(2)       人群密集大型集会时的挤、踩伤害

纵观历史,任何重大的群众性的活动、集会,如中国在1966年8月18日的天安门广场,毛主席首次接见红卫兵的百万人的超大型活动(前后八次接见,实际是十次),以及北京工人体育场的大型团体操等活动,其参加活动的人数、地点及内容,应该说不比奥运会开闭幕式及国际上任何一些大型活动之下吧?再如1982年苏联莫斯科体育场举行的足球赛,导致看台出口处拥挤践踏致倾刻间340人被踩、挤死的悲剧。类似的教训也非没有。因此,对于奥运会的开闭幕式等重大活动,人数多而集中,结合场所的特点,多处的进出口,多处的安全疏散通道,鲜明醒目的各种标准,忠于职守的安全值勤人员等,以及事先广泛的、充分的有关预防意外和一旦发生意外的应对措施、心理准备的宣传教育是十分重要的。

预防和应对人员的拥挤推搡、互相踩踏,是超大的群体性活动所必须面对的问题。

著者在2003年的中国国际首届救援医学论坛期间,曾与2002年在美国盐湖城(SLC)举办的冬奥会时的医学救援负责人详细讨论过这个问题;同时,也与在伊拉克的美国医学专家讨论过大型活动时可能遇到的恐怖袭击如何应对等问题,大家的意见是一致的,即上述的技术准备和心理准备。奥运会从其本身的内容而言,当然是各种紧张、激烈的比赛项目。有关此方面的急救内容,因为它是属于运动员“个体”的急症,本书将专辟“运动伤害”介绍。

2)  医学救援原则

无论是一旦奥运会或其他集会、游行、活动等活动中,发生重大、群体伤时,开展救援活动,必须在所在地域、部门的统一领导指挥下进行。因为医学救援尽管十分重要,与人的生命至关密切,但它毕竟是整个救援的一部分,尤其在动荡的复杂的甚至现场危险还未消除的情况下,医学救援既无法开展,医学救援人员由于其专业知识、技能及装备、运作等多方面的限制也不能开展救援,自身的安全也无法保障。对此,必须有充分的认识、重视。

在获得现场领导部门的准许后,应尽快、有序地开展救援。对伤病员而言,要先使其脱险(有时多需要消防队员等相关部门、人员协助配合支持进行)再救人。

当面对众多伤病员时,紧急救援队(组)的负责人,即有经验的医生、护士、专业急救人员,“第一目击者”,担任“检伤分类”,即将伤病员根据伤病情况的轻重缓急、抢救价值等分成四类:最重的如生命垂危或创伤的出血,在进行抢救时,需要紧急处理并立即转走者(红),伤病情严重程度低于上述者(黄),暂时不予急救处理,不致构成生命危险或一般处理即可的轻伤病人(绿),已经死亡者(黑)。

著者在本书不止一次地提到“检伤分类”之重要性,是由于“检伤分类”,可以使在当时当地有限的资源系统充分地发挥,最大限度最佳效益地抢救伤病员。在现实中,我们目前国内的情况,对此还未引起真正的重视。而我们中国国际救援队副总队长兼首席医疗官郑静晨教授,以及该救援队的其他的专家们,对此却有着十分深切的体会。我们有过多次这样的讨论,包括对本书书稿的几次讨论中,得出一致结论。令人绕有兴致的是,国家地震局救援司的黄司长,他是近年来我国参与国际救援十分活跃的专家。他直接参加了印度洋地震海啸的印尼地震,而且与参加救援的国家的专家们经常接触,不久前(2006年7月29日),我们在一次活动中,可谓在一次不经意的谈话中,他对我说,我们缺少的不是医生,但我认为面对重大的,为数众多的伤病员的抢救中,“检伤分类”是一项首要的十分重要的工作。国际上,其他国家的救援也都是十分重视。